教育_中學_語文

中教網 >> 中學語文 >> 詩歌文學 >> 宋詞鑒賞 >> 洪?《浪淘沙》宋詞鑒賞

洪?《浪淘沙》宋詞鑒賞

2005年2月23日 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未知 字體:[ ]

浪淘沙

  別意  

  洪  

  花霧漲冥冥,欲雨還晴。薄羅衫子正宜春,無奈今宵鴛帳里,身是行人。別酒不須斟,難洗離情。絲鞘如電紫騮鳴。斷腸畫橋芳草路,月曉風清。

  離別是令人惆悵惋惜的,與心愛的妻子或鐘愛的情人作別就更令人留戀綣繾、難舍難分。自號空同詞客洪的這首詞就為我們描繪了這樣一種具體的情境:

  春夜,花明月暗,霧靄迷濛。方才還飄落了幾點零星小雨,轉瞬間流動的云層里又露出微微的月色。傾訴了千言萬語的她在繡著鴛鴦的錦帳中已悄然入睡,眼角還留著一滴未干的淚痕。薄如蟬翼的羅衫,罩著她雪白的酥胸;藕節似的玉臂,裸露著青春的豐腴……這是多么令人銷魂的春夜呵,羅帳中的春色比窗外的春色更迷人!然而明天,天色一亮,詞人就要遠行了,他一點都沒有睡意,只用怔怔的眼睛望著她,心緒像被秋風吹亂了的蛛網,凄惻惻,亂紛紛……

  詞人在本闋中用的是一種反襯的手法,先極寫春夜的美妙,美人的風情以及鴛鴦帳中的旖旎銷魂。直到最后才輕輕點出“無奈……身是行人”的真諦,因而使讀者在回味追思中益發為抒情主人公惋惜。

  下闋狀寫臨行前的作別情景。短暫的、一刻值千金的春宵眨眼間過去了,天色已微微泛白,黎明的晨光已射上窗欞,輕輕地睡著的她夢里都惦記著他今早一大早就要上路,第一聲雞鳴就把她驚醒。她一骨碌起來,披衣下床為他準備早飯,給他送行。

  她用纖纖玉指捧起那銀亮銀亮的酒壺,要為他斟一杯送行酒,要他滿飲此杯,要他一飲而盡,祝他早日歸來,祝他一路順風。可他,心中溢滿離情別緒的他,默默地一言不發的他卻輕輕地按住了她的玉臂,示意她不要去斟:“送別之酒是不需要斟,不需飲的呵,即使是斟了、飲了也難于洗去一點點離情,一絲絲別緒,反而會使這離情別緒更沉更重更難禁……”。

  門外傳來了紫騮馬嘹亮的嘶鳴;仆夫手持的絲鞘在門邊一閃,如電光一樣照人眼睛。馬嘶鞘光已在催人上路了,縱有千情萬意也須立刻割舍,去迎接天涯路上的漫漫風塵,即使有畫橋流水,芳草香徑,也不敵晚風殘月的凄清孤冷,只令人更添離情……

  這一闋把現實的情景、人物的內心活動和即將來臨的情境都次第井然地展示了出來,既符合生活發展的邏輯,也增加了描寫層次的厚度和密度。(張厚余)





返回首頁】【收藏本文到IE】【中教論壇】【關閉

湖南幸运赛车开奖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