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_中學_語文

中教網 >> 中學語文 >> 詩歌文學 >> 宋詞鑒賞 >> 李彭老《祝英臺近》宋詞鑒賞

李彭老《祝英臺近》宋詞鑒賞

2005年3月10日 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未知 字體:[ ]

祝英臺近

  李彭老  

  杏花初,梅花過,時節又春半。簾影飛梭,輕陰小庭院。舊時月底秋千,吟香醉玉,曾細聽、歌珠一串。忍重見。描金小字題情,生綃合歡扇。老了劉郎,天遠玉簫伴。幾番鶯外斜陽,闌干倚遍,恨楊柳,遮愁不斷。

  這是一首纏綿悱惻的憶情詞。時值仲春,杏花初開,梅花已謝,隔簾燕影如穿梭般來去翩飛,輕云遮著陽光給小小的庭院投下淡淡的陰影;到傍晚,明月又在花園里灑下一片銀色的清輝……

  詞人一定是離開這個地方多年,如今舊地重游,往日的情景,心中的記憶便如潮水般涌來。那明月下的秋千架上,曾蕩過一個衣袂飄搖的倩影,他為她沉吟,為她陶醉,遠遠地他還聽到她銀鈴般的歌聲,仿佛是圓潤的明珠一串……

  詞人在上闋中運用了眼前景色與憶中情景疊合的手法,狀寫出一種耽于懷舊的心境。季節沒有變,環境沒有變,只是使這一切都光輝起來的秋千架上的她消失了,這時同景同更襯托出物是人非的悵惘的悲哀。這里需要特別指出的是作者對他懷念的對象只作了一點朦朧的點染:“月底秋千”,“吟香醉玉”,“歌珠一串”,通過這些意象,讀者可以想象出一個風姿綽約的女性的美,給接受主體留下了廣闊的再創造的余地和空白。

  下闋詞人筆鋒一轉,又回到眼前的現實中來:他看到了她那“題情”的“描金小字”,又重睹了她那當時手執的“生綃合歡扇”。人去樓空,人離物在,這勾起昔日記憶的種種,詞人哪忍再睹重見。這里記憶與現實融成了一體,較之上闋現實與記憶的重合、疊加更有一種令人心蕩神馳的藝術魅力。

  “老了劉郎”,這是詞人于揪心的懷舊中迸發的感嘆!“劉郎”用的是南朝宋劉義慶《幽明錄》中劉晨與阮肇入天臺山遇仙女喜結良緣的典故。后因稱情人為“劉郎”。這里是詞人自況,他慨嘆自己這多年來在天長地遠的外地飄泊,只以玉簫為伴,待如今歸來,意中人已杳如黃鶴,只留下一點雪泥鴻爪的蹤跡使人低回夢繞、惆悵無限……

  “幾番鶯外斜陽”等四句是詞人尋夢破滅后心情的展露:他憑欄久久地矚望著柳鶯外西斜的夕陽,愁緒如暮靄似地在心靈的原野上四處彌漫。他恨眼前的楊柳,因為楊柳遮不斷這廣漠的愁緒。其實詞人不應怨恨楊柳,因為那愁緒就在自己的心里,任何物都無法遮擋,任何人都無法阻攔……(張厚余)





返回首頁】【收藏本文到IE】【中教論壇】【關閉

湖南幸运赛车开奖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