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_中學_語文

中教網 >> 中學語文 >> 詩歌文學 >> 宋詞鑒賞 >> 吳文英《浣溪沙》宋詞鑒賞

吳文英《浣溪沙》宋詞鑒賞

2005年7月25日 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未知 字體:[ ]

浣溪沙

  吳文英  

  門隔花深夢舊游,夕陽無語燕歸愁。玉纖香動小簾鉤。落絮無聲春墮淚,行云有影月含羞。東風臨夜冷于秋。

  這是懷人感夢之詞,所懷所夢何人,難以查考。舊日情人,一度繾綣,而今離隔,欲見無由。思之深故形之于夢,不寫回憶舊游如何,而寫所夢如何,已是深入了一層。

  “門隔花深”,指所夢舊游之地。當時花徑通幽,春意濃郁。不料我去尋訪她時,本擬歡聚,卻成話別。為什么要離別,詞中并未明說。時則斜照在庭,燕子方歸,也因同情人們離別之故,黯然無語,相對生愁。不寫人的傷別,而寫慘淡的自然環境,正是烘云托月的妙筆。前結“玉纖香動小簾鉤”,則已是二人即將分手的情景了。伊人纖手開簾,二人相偕出戶,彼此留戀,不忍分離。“造分攜而銜涕,感寂寞而傷神”(江淹《別賦》)。下片就是深入刻畫這種離別的痛苦。

  下片用的是興、比兼陳的藝術手法。“落絮無聲春墮淚”,這兼有兩個方面的形象,一是寫人,“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咽”(柳永《雨霖鈴》),是寫離別時人的吞聲飲泣。但這略去了。絮花在空中飄落,好像替人無聲墮淚,這是寫春的墮淚,而人即包含其中。“行云有影月含羞”,和上句相同,也是一個形象表現為兩個方面:一是寫人,“君時,忍淚佯低面,含羞半斂眉”(韋莊《女冠子》),是寫婦女言別時的形象,以手遮面,主要倒不是為了含羞,而是為了掩淚怕被人知,增加對方的悲傷。二是寫自然,行云遮月,地上便有影子,云遮月是由于月含羞。劉熙載說:“詞之妙,莫妙于以不言言之,非不言也,寄言也。”(《藝概·詞曲概》)又說:“詞以不犯本位為高。”(同上)此詞“落絮”、“行云”一聯就是“寄言”,就是“不犯本位”。表面是寫自然,骨子里是寫人。詞人把人的感情移入自然界的“落絮”與“行云”,造成了人化的大自然。而大自然的“墮淚”與“含羞”,也正是表現了人的離別悲感的深度,那就是說二人離別,連大自然也深深感動了。這兩句把離愁幻化成情天淚海,真乃廣深而又迷離的至美的藝術境界。“悲莫悲兮生別離,樂莫樂兮新相知”(《九歌·少司命》),“死別已吞聲,生別常惻惻”(杜甫《夢李白》)。這種黯然消魂、心折骨驚的離情,怎么能忘懷呢!有所思,故有所夢;有所夢,更有所思。無明無夜,度日如年,這刻骨相思是夠受的。

  如此心情,如此環境,自然完全感覺不到一絲春意,所以臨夜的東風吹來,比蕭瑟凄冷的秋天還蕭瑟凄冷了。這是當日離別時的情景,也是夢中的情景。而且也是今日夢醒時的情景。古人有暖然如春、凄然如秋的話,詞人因離愁的沉重,他的主觀感覺卻把它倒轉過來,語極警策。

  陳廷焯《白雨齋詞話》:“《浣溪沙》結句貴情余言外,含蓄不盡,如吳夢窗之‘東風臨夜冷于秋’,賀方回之‘行云可是渡江難’,皆耐人玩味。”薛道衡《奉和月夜聽軍樂應詔》詩:“月冷疑秋夜”。韓偓《惜春》詩:“節過清明卻似秋。”春天月夜風冷,是自然現象;加上人的凄寂,是心理現象,二者交織交融,就釀成了“東風臨夜冷于秋”的蕭瑟凄冷的景象,這種氣氛籠罩全篇,這是《浣溪沙》一詞在結構上得力的地方。(萬云駿)





返回首頁】【收藏本文到IE】【中教論壇】【關閉

湖南幸运赛车开奖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