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_中學_語文

中教網 >> 中學語文 >> 詩歌文學 >> 宋詞鑒賞 >> 吳文英《霜葉飛》宋詞鑒賞

吳文英《霜葉飛》宋詞鑒賞

2005年2月13日 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未知 字體:[ ]

霜葉飛

重九

吳文英

  斷煙離緒。關心事,斜陽紅隱霜樹。半壺秋水薦黃花,香噀西風雨。縱玉勒、輕飛迅羽,凄涼誰吊荒臺古?記醉蹋南屏,彩扇咽寒蟬,倦夢不知蠻素。

  聊對舊節傳杯,塵箋蠹管,斷闋經歲慵賦。小蟾斜影轉東籬,夜冷殘蛩語。早白發、緣愁萬縷,驚飆從卷烏紗去。謾細將、茱萸看,但約明年,翠微高處。

此是夢窗節日憶亡姬之作。“斷煙離緒”,起四字情景雙起,精煉而形象,籠照全篇。“斷煙”是景,“離緒”是情。“斜陽紅隱霜樹”是寫重九日間風雨,因風雨,故傍晚還不見斜陽,隱沒于霜樹之中。凄涼的心情,逢著凄涼的時節,已把滿腔情懷初步托出。重陽佳節,正是菊花盛開之時,詞人在風雨中從東籬折來數枝黃花,插在壺中,花的香氣還在帶雨噴出。但是孤坐對著黃花,不免無聊。而且在此風風雨雨之中誰還會驟馬去登上荒臺吊古呢?“誰”包括詞人自己在內;“吊古”,則包括傷逝之痛。這樣,又不禁回憶起當年與姬人重九登高相處時的歌舞之樂。當時伊人執扇清歌,扇底歌聲與寒蟬共咽(意謂其聲悲涼)而我則酒酣倦夢,幾乎忘卻姬人在旁。上片寫雙雙登高的情景如此。

  下片轉入今情。如今人已逝矣,事已去矣,對此佳節,還有什么賞心樂事?還有什么心情“傳杯”飲酒?但無“傳杯”的心情而仍復“傳杯”者,無聊之極思也。(參見陳匪石《宋詞舉》)“沉飲聊自遣,放歌破愁絕”(杜甫《詠懷》五百字),飲酒可以忘憂,寫詞可以抒悶,但心灰意懶之極,自從姬亡之后,連未寫完的歌詞(斷闋)也沒有心情再續,何況重寫新詞呢!天氣入夜轉晴,月影斜照東籬,寒蛩宵語,似亦向人訴說心事。“早白發、緣愁萬縷,驚飆從卷烏紗去”。這是從杜甫《九日藍田崔氏莊》“羞將短發還吹帽,笑倩旁人為正冠”二句脫化而來。重九日晉人孟嘉落帽的故事,后世傳為美談。杜甫這兩句的意思是:如果登高時風吹帽落,露出了滿頭白發,我就把帽子重新戴上,加以遮掩,并且還會請旁人給我整理一下。這兩句詩表現杜甫的灑脫曠達的態度。但是夢窗這兩句詞意思和杜甫不同。夢窗已經不以風吹帽落、露出滿頭白發為可羞了;他這兩句的意思是,反正人亡身老,無一可歡,一切都隨它去吧!這表現了詞人極端沉痛的心情。結語“謾細將、茱萸看,但約明年,翠微高處”三句也化用杜詩(同上):“明年此會知誰健,笑把茱萸仔細看。”杜詩之意謂今年重九,強樂自寬,但不知明年此會何如耳。夢窗今年未能登高,但空想明年能有機會。老杜細看茱萸,夢窗雖也看茱萸,著一“謾”字,就自覺無謂。那么明年翠微高處之約,也不過說說而已。杜甫逢佳節而強作歡笑,夢窗則欲強作歡笑而不能,其無聊、沉痛,實更倍于少陵,這也是時代、身世使然。

  吳梅《蔡嵩云〈樂府指迷箋釋〉序》:“吳詞潛氣內轉,上下映帶,有天梯石棧之妙。”夢窗詞脈絡貫通,形象完整。上下映帶尚是其形象的表面,潛氣內轉則是其形象的里面;“天梯石棧”,則說的是夢窗詞的大起大落,突接突轉,也有潛氣在內溝通。這一方面,陳匪石《宋詞舉》分析極細。他說:“‘霜樹’、‘黃花’,就‘傳杯’前所見言之;蟾影、‘蛩語’,就‘傳杯’后所遇言之:皆用實寫,而各是一境。‘斜陽’、‘雨’、‘蠻素’、‘翠微’,則均游刃于虛,極虛實相間之妙。‘斷闋’與前之咽涼蟬,后之‘殘蛩語’,‘舊節’與前之‘記醉蹋’、后之‘明年’,線索分明,尤見細針密縷。”這些都可以說明夢窗詞的“上下映帶”,脈絡貫通。西方文論說“美是雜多和整一的結合”,于夢窗詞可以得到印證。又如戈載《宋七家詞選》說夢窗詞,“以綿麗為尚,運意深遠,用筆幽邃,煉字煉句,迥不猶人。”在這一方面,《宋詞舉》分析此詞說:“即‘隱’字,‘噀’字、‘輕飛’字、‘咽’字、‘轉’字、‘冷’字、‘緣’字、‘從卷’字,亦各有意義。其千錘百煉,是煉意,非僅琢句,非沉晦,亦不質實。”夢窗不但煉字、煉句,而且都能和煉意相結合,這和李商隱詩“藻采組織,而神韻流轉,旨趣永長”相同。讀夢窗詞,不可不注意它的這些藝術特長。(萬云駿)

本文章共2頁,當前在第1頁  1  2  


返回首頁】【收藏本文到IE】【中教論壇】【關閉

湖南幸运赛车开奖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