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_中學_語文

中教網 >> 中學語文 >> 詩歌文學 >> 宋詞鑒賞 >> 李彭老《四字令》宋詞鑒賞

李彭老《四字令》宋詞鑒賞

2005年9月2日 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未知 字體:[ ]

四字令

  李彭老  

  蘭湯晚涼,鸞釵半妝,紅巾膩雪初香,擘蓮房賭雙。羅紈素珰,冰壺露床,月移花影西廂,數流螢過墻。

  曾在淳祐年間做過沿江制置屬官的李彭老,實際上是一個很風流的人物,你看他這首《四字令》,描寫一位出浴后的美人是多么繪形繪色,令人神馳心蕩。

  一池蘭湯,清濯芬芳。美人浴罷曳著半遮半掩的浴裳來到窗前閑乘晚涼。她烏云般的秀發上斜插著鳳鸞金釵;半妝半裸著,鮮亮的紅巾遮著膩乳。雪白的肌膚散發著新浴的芳香。她一邊乘涼,一邊掰著蓮蓬戲耍,那是和丫鬟玩“賭雙”的游戲哩,誰掰的是雙數的蓮房,誰就贏了對方:這該是她一個隱秘的期盼吧?她擁有如此豐滿的青春,怎能不盼望成對成雙?

  在上闋描寫了美人出浴的艷麗與她嬌憨、活潑的個性之后,下闋則從另一個角度描寫她的素雅與貞靜。這表面看來似乎是矛盾、相悖的,其實正是矛盾的統一,因為人本身就是一個矛盾的統一體,素雅與艷麗并存,活潑與貞靜同在,才更顯出這位美人的可愛,而且也使性格的刻劃顯有了層次和深度,因而也就顯得其個性更加突出、更加真實。

  夜深了,玩倦了,這位美人要睡了:她披上一件飄灑的絹衣,耳邊掛上兩顆素潔的玉珰。“紈”,是一種精致潔白的細絹,其質薄而軟,可更顯出女性婀娜的風姿和窈窕的體態,班婕妤《怨歌行》有句云:“新裂齊紈素,皎潔如霜雪”,可見其質地的精美和色澤的潔白;“珰”,是古時女子的耳飾,古樂府《孔雀東南飛》中,有“耳著明月珰”之句,看來我們的這位女主人公耳邊佩戴的大約也是這種素雅而又名貴的玉飾。她夜妝完畢,就在露天的床榻上歇宿,因為那是一個夏夜,“冰肌玉骨”的她“自清涼無汗”,在微微的晚風中她更感到舒適、涼爽。“冰壺”乃“一片冰心在玉壺”的縮寫。說明這位期望成雙的女主人公又能貞靜自持,她的內心生活是豐富的,精神境界是高雅的,僅憑這些就能抵敵住性欲的騷動和困擾……

  美人安詳地入睡了。此時,月移花影動,淡藍的花影漸漸爬上了西廂的墻腳,數點流螢明明滅滅,幽幽地悄悄地飛過了女墻,夜多靜呵,美人睡得多甜多香。她一定有個好夢吧,你看她腮邊的那個笑靨旋得多深、多圓、多長……

  此詞的佳絕處在于寫得含蓄、精粹而又明朗、具體,它意象集中、意蘊濃縮、意境幽深,可以引起讀者豐富的想象,調動接受者各種人生體驗加以補充、再創造,讀者從字面背后所領會到的比其字面上的還多,這,便是優秀藝術作品的最主要的表征。(張厚余)





返回首頁】【收藏本文到IE】【中教論壇】【關閉

湖南幸运赛车开奖视频